淑城

卢克雷齐娅·波吉亚的十大错觉

①哥哥,他们说我是罗马城的珍宝,该集万千宠爱以一身的,对吗?
②哥哥,我要出嫁了,我的丈夫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
③哥哥,《十日谈》中的故事都太悲伤了,我一定不会相信他们的。
④哥哥,我再也不嫁人了,我要一生一世留在罗马城。
⑤哥哥,你整日对着天主祷告,内心圣洁清净,一定很幸福吧。
⑥哥哥,我又要嫁人了,这次我要跟他白头到老。
⑦哥哥,胡安的死太令人悲伤了,我们是多么相爱的一家人呀。
⑧哥哥,你就像大天使拉斐尔,你的容貌一直都那么俊美。
⑨哥哥,你终于统一了意大利,你说意大利的王冠只配献给我。
⑩哥哥,你都这么老了,怎么,不来陪我跳支舞吗?

为那些年爱过的拿帝写一首诗

枫丹流金层层掩宫阁,
清晨白露滴入离别残酒,
空对灯花结蕊如红豆,
叶底沧波翠沟。
一缕清风惊动了御舟,
谁昔年与我携手芳丛,
你的离别是我心上晚秋,
相思陌上重逢。
你给我一个看似辉煌的借口,
成了我独守空房的理由,
剪不断理还乱
思绪的纠缠,
是否待到那天,彼岸无人,
才需要我的陪伴?
怅卧在细雨霏霏织成烟,
想象你怎样出现在我的窗前,
隔雾相望,枫林似血,
珠箔飘灯
孑然。
庭院深深,宫苑寂寂,
珍珠帘外,梧桐扶影,
灯底冷霜,下手谁知,
徒留裁缝,剪刀生寒。
水晶鞋上曼舞洁白的裙裾,
三生换来你一眼惊鸿,
繁星夜幕似你澄澈眼眸,
沉湖的记忆,人鱼锁起,
撒鲛珠点点星星。
可爱的皇帝,你实在是够了,
我愿背负最重的罪,
和你一起
前往地狱,
让我们在鲜血中
微笑。
你会感到幸运,有我紧紧
牵着你的手,
向这条深渊上走去。
那里没有天空,没有阳光,
没有枫丹与白露,
没有锦缎、美酒、玫瑰和诗歌,
只有你,还有我,
我的皇帝。

安利:那些历史名著改编电影(一)

片名:波吉亚家族The Borgias


导演:导演: 尼尔·乔丹


编剧: 迈克尔·赫斯特


主演: 杰瑞米·老牛吃嫩草专业户·艾恩斯(没错就是洛丽塔里的那个叔叔)
/ 弗朗索瓦·我爱你英俊的容貌到心机的心·阿诺德 / 荷丽黛·婴儿肥·格兰杰(灰姑娘里的坏姐姐) /大卫·渣男专业户·奥克斯(圣殿春秋里的渣男)


关键词:意大利的统一 教皇家族 德国骨科 视觉盛宴 文艺复兴


百度云:https://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472487020&uk=2175215201&errno=0&errmsg=Auth%20Login%20Sucess&&bduss=&ssnerror=0&traceid=#list/path=%2F

 

林深处入梦

再一次梦回故乡,记忆中森林的浅吟低唱仍是那样令人怦然心动,
老家旁边的那片林子是真正的欲界之仙都。走进它,恍若揭开舞台的帘布,是无比的惊艳:满眼是可爱的清新的绿,在欢笑,在歌唱。树叶间只镶嵌着一小块蓝天,在滢澈的绿的掩映下愈加灵动,绿叶轻拂,天空仿佛变成了池塘,涟漪浮动。林子中有一条奇特的隧道,交错的树枝在它顶部形成了一道拱门,这条隧道有着神奇的魔力,当你穿过它时,你会感觉穿过了一扇时空门。隧道的尽头是一个大湖,沿岸常常生着些蓝色的心形的花朵,听人们说,“勿忘”是它们美丽的名字。小溪在树林中恣意穿行,红色的枫叶坠在溪流上,像是点点的火焰,又像是尼罗河畔的红莲,它流去,流去,像是“闲愁万种”,又像是流年中的点点情深••••••
树叶在微风的吹动下沙沙作响,如丝绸的摩擦,我们拉着手坐成一圈,唱起一支俄罗斯的民谣,歌词间那个奔赴战场却一去不返的少年与站在白桦树下痴痴等待的少女,常常使我泪流满面,树叶的歌声是我听过最触动人心的配乐。
“亲爱的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我甚至在叔叔的协助下捕获过一只色彩斑斓的野鸡,我们并没有将它吃掉,而是将它尾巴上的长毛剪掉了两根。那颇有印第安风格的装饰品,却已被我丢失,就像丢失了这片森林。
夕阳的光辉倾洒在树叶上,浓如醇酒,似乎是驾着金车的阿波罗手中的玉杯不小心倾斜。蓝盈盈的小虫萦绕着长长的草丛,成了一串飘浮不定的宝石项链。
看着我们玩耍的老人笑得慈祥而安和,也像一抹夕阳:“鹿,是非常神奇的生灵。当你在树林中,把耳朵贴在地上,会听见哒哒哒的鹿蹄声,你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着,却见一个小孩,敏捷的穿过矮灌木丛,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我真在古老的树根旁寻到了“莲花瓣般美丽的脚印”,只是我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山中鹿所化的精灵••••••
我一直不知,那开着庞大机器、把这片森林推倒的人们,是否也听见过灵动的鹿蹄声,是否看见圆溜溜的露水如眼泪洒落?这湖水会不会变得苦涩,就像希腊神话中纳克索斯顾影自怜的池塘?
春天少了一抹动人的新绿,我的眼睛中少了自然的梦寐与清澈。森林的痕迹会留在鸟儿的歌声中罢,我依然不敢相信森林也会像海上的光,“痕迹也不留的泯灭。”
梦境中,蒲公英和荠菜花在开放着,同行的鄂伦春女孩的怀里抱着羊羔。我呆呆的望着湖水,似乎要学梭罗,钓起水波中破碎的夕阳。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读书读到头晕脑胀时,我非常喜欢凝视窗外的小雀,它们是那样的平庸:短短的身子,棕色的羽毛,但它们怡然自乐,日子如水般淡淡的,却温馨。

    很想有那份淡然的情怀,去珍惜、去捡拾时光马车车轮下的一点一滴,那些如珍珠温润的、握在手中也暖暖的、光泽淡淡的小幸福。

    我希望再一次,像风筝一般张大怀抱,任清风从耳畔划过,痛痛快快的同小伙伴们骑一次车。即使嗓子里灌满咸咸的海风也要大声呼喊对方的名字,骑累了就一头扎进柔软的草丛中,看着远方的天空被染成玫瑰般的紫红色,金针般的阳光在海水上荡漾,一闪,不见了,又一闪。

    我希望再一次与父母挽着手走在夜晚的街头,空气是冷冷的,但三个人的欢声笑语与体温带来了春天的感觉。夜色掩映中,远处橙色的灯光像是海洋上导航的灯塔。“阿嚏!”我结结实实打了个“摆子”,父亲连忙摘下围巾,把我裹成一个花卷,它的温度温暖了我冻僵的鼻子,也将温暖我的一生。

    一件被清洗干净的白衬衫,车窗外一闪而过的缤纷气球,亲吻过你手指的幼嫩细叶······至小至微之处流露淡淡情思,至小至微之处触及心底涟漪。而你是否沉浸于“横扫天下” 的狂热、“扶摇直上九千里”的浓烈中,不敢,或不屑于在意这草屑小节?

    我又想起了一个人,我那仙风道骨的邻居,他是一位画家,整日抚琴吟诗,时常手拿画板坐在门前樱树下,膝头偎着一只流浪猫。我常听见有人说他“怪人”“不务正业”,更有甚者:“画画弹琴能喂饱自己?”我那邻居摇头一笑,洗笔调色,他笔下的人物,或低眉浅笑,或泪珠盈睫,面容精致,姿态气质脱俗。浅粉色花瓣纷纷而下,轻柔的浮在洗笔用的水盆上,“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无非一个‘淡’字。”他浅浅的笑着。

    夜幕的眼帘温柔垂下,飞鸟纷纷归巢。几只小雀亲热地凑在一起絮语,开出一朵芬芳的快乐,不求九万里做鲲鹏,但求浮生一日暖。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岁月淡如水,以之烹新茶,诗酒趁年华。

 

No-one But Her

No-one But Her
凯撒喜爱卢克雷齐娅身着红色的丝绸长裙,她的头发收在华丽的发网中,宝石珠玉的光辉更加衬托出她艳丽的美貌。仿佛无穷宇宙中的明月,她容光焕发,仪态曼妙,是那高高在上的女王,繁星因她而黯然失色。但即使她卸下所有华贵的饰品,他的爱也不会减少分毫。他最爱那红色丝绸下洁白的胴体,那是在海水中诞生的维纳斯,金丝般的秀发披散在白嫩的肩膀上,他从不吝啬于献上温柔的爱抚和亲吻。
他喜爱她说话的声调,那是像音乐一样美妙的声音,她的涌动着生命之泉的笑声,她轻启樱唇,呼出“凯撒”这个名字的模样。他们心有灵犀,眼神的交流,手指的摩挲,爱人的心意便在自己心中了。他们毫不费力就能让对方感到自己的爱意。
他幸福的闭上双眼,沉浸在那如兰似麝的呼吸、灼热的目光、柔软嘴唇的爱抚构成的天堂之中。只有在对方面前,他们才会感到快乐与慰藉。
她是智慧的,也是狡黠的。她从不缺乏勇气,和他一样雄心勃勃。她是温柔似水的,但总能能像一把利刃般残忍。她可以严肃如神庙中沉默的女祭司,但也可以如孩子般狂喜,像抛掷鲜花般向他抛来纯真的笑容。

没有人能让他有这样迷乱的感觉。没有人能给他带来这般狂喜与痛苦。No-one But Her。

【ao3无授权翻译。short but sweetO(∩_∩)O】

【ao3】Hiding【无授权翻译同人文】

先认认真真的让你们感受一下

我也是无怨无悔的

尼克没有翻看他朋友东西的习惯。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种习惯是粗鲁的,也是对信任的背叛。【正经脸】

然而,偶尔偷看点什么是有必要的,就像莱昂纳多把他的笔记本落在了图书馆里而尼克又碰巧看到了,这可真不是他的错,你们说是吧?

尼克刚刚完成了一篇有关变形的文章的研究,他看向镶在霍格沃兹图书馆墙壁上的窗玻璃,阳光不改旧色,奄奄一息从寒风凛冽的十月的天空中划过。即使隔了这么远,他依然认出了那个破旧的红色皮革写生本,那是莱昂纳多的小宝贝。有一瞬间尼克还真感到疑惑,是什么让莱昂纳多分了心,忘记了这珍贵的本子呢?【当然是另一个小宝贝的出现啦】

但他不像是会轻易分心的人。尼克考虑了莱昂纳多的各种属性,收回了原先的想法。

他小心地收起写生本,离开了图书馆,打算在晚饭时让它重归主人的怀抱。

回到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后,尼克飞快的翻起了红色皮革的写生本。在别人看他画画的时候,莱昂纳多是不会害羞的,的确,他为自己的才华而自豪。在那素描纸上,画面从最普通的鸡蛋快速变为一朵优雅的白玫瑰,忽然,有什么使马基雅维利的长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紧盯着那张素描:五年级的路易·安托万·圣茹斯特骑在扫帚上。“喔日。”尼克在心里骂道。

与他想看到的东西相比,这种内容未免也太私密了。

于是他急忙往后翻了几页,心脏又按着正常的频率跳动起来。看起来莱昂纳多一直规划着那个男孩的画像。

【进展就这么多·····好颓废】

郴江与郴山的故事——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

原文: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郴山=妹子,郴江=汉子,就这样。
经加工:
  在渡口,江水像是缎子般缓缓流动着,小木舟整整齐齐排成一列。夜晚的雾这样大,没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江上泛舟。这里的云走得太快,以至于月亮早已找不到自己最爱端坐其上的那片迷人的云彩,她叹了口气,白皙的十指不停梳理着银亮亮的长发,雾气亲吻着她的发丝,凝成晶莹的珍珠。
  今夜,闷闷不乐的不止月亮。
  雅致的阁楼上,郴山临窗而坐。她的明眸中亦有雾气弥漫,却又燃着点点朦胧的星火,像萤火虫隐藏在睡莲中。月光印在窗台上,仿佛一片流动的清水,打湿了雕饰精美的窗棂,粼粼的光泽,漫上她的罗衣。
  她的纤手颤动着,灌下一杯酒。
  “郴江······”
  还记得吗?你从潇湘归来,将一枝在驿馆折下的梅花放在我的门槛上,写有情诗的素缎攥在我的手里,揉得不成样子。最终我很沒出息的、害羞的把它藏在我的衣袖中。春意尚浅,西风携旧寒,我将你所赠梅花簪于髻畔,懒弄秋千,抬头却见你笑容温软如玉,心已是跳空了几拍。
“郴山,有汝等桃花人面相伴,何盼桃源?”
 还未等江南的梅花凋谢,你便匆匆离去,从我身旁。如今你的人面桃花纵是有杜鹃啼血,也难染娇艳之色!
 她凄然笑,抬起眼,寻找着夜空中的街市:“你是否愿意再次指给我看牛郎织女?”
她举起酒杯敬向天空,她摸出素缎掷入江水。
 月亮驾着云彩走得越来越远,一直走到看不见的远方。
【自以为有商业片之遗风O__O 】

灰姑娘

有人说,王子是个看脸的人。其实不一定,古诗云:美女如云,应该是灰姑娘独特的气质和衣服吸引了他。灰姑娘在与王子的交谈中,一定也是表现的非常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

我们不是有仙子相助的灰姑娘,也不是天生就有天鹅血统的丑小鸭,我们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一只平常的鸭子。我们来用自己的双手缝制一套礼服、一双翅膀吧,用一颗美好的心点亮整个舞会。

一首小诗【算是吧】

【想着一些往事,借着一首忘记了名字的曲子的调随口哼出来的

但愿我能记起那首曲子的大名

但愿我马上能见到他】

今夜明媚月光

又唤起我的伤感

你在哪条河畔

与谁策马奔腾

今夜月色婉转

不及你的轮廓温柔

和风四处吹拂

送走我给你的情书

秋欲来

春欲归

夏花秋叶静美

浮莲舟

相思湖

红枫娉婷枝头

抚琴瑟

断肠声

你可记得有我

泛湖上

折玫瑰

你可记得有我